Follow by Email

2015年7月15日 星期三

我的母親


我與母親有六十四年的母女緣,母親的離開至今我都不願承認,仍然感覺她還在我身旁,只是我看不到她,但我相信她一定看得到我

母親的離去,雖然仍有許多不捨,但相較之下已很幸福了,特別是在母親急病至過世僅三天時間,母親對我們子女的愛,真是點滴在心頭,因此母親離去的痛,我告訴自己要接受,而且要活得更好,讓她更放心。

母親與我的緣深,我十分了解,我與她的相處時間最長,也最了解她,我母親一直有著客家婦女的傳統美德,勤儉持家,甚少麻煩他人,只有不斷的付出,同時與人相處都可以看到她的笑容可鞠,且好脾氣。許多人都說我母親人美心美。

從小我看到的母親就是對父親與子女的無盡付出,無怨無悔,從不說累,每天將家裡整理得條理井然,大小家事她一手包辦,子女在她的寵幸下,對家事都不大會做

記得當時家境不好,但她卻想辦法以很有限資源為父親與子女做好一切,讓我們生活得無憂無慮。母親為了讓我們上學時專心,早餐都是她親手做饅頭等,讓我們能吃飽上學,我同學都十分羡慕。在小學時,為了一條花裙,母親雖手頭很緊仍然滿足我的需求做了一條花裙。

長大後到台北唸大學,母親每每看到我離去都頻頻拭淚,我知道她的不捨,因此放假即會飛奔返家,剛到新竹做事,父母仍在台南,有假期就回家讓她開心。她要求的不多,只要看到我們平平安安健健康生活就滿足了。

在新竹工作,因工作關係有時在外時間較長,母親都相當體認,從不抱怨,而且願意放任我,不過雖如此,我也會經常反諸自己。

兩個弟弟成家後,各自有家庭,父親過世她就一直跟著我住,我卻比弟弟們幸運,與她相伴,母女兩人在一起無話不談,她照顧著我起居生活,我有空伴著她遊山玩水。

母親的腳力很好,同時走路筆直,每天我都與她一起走十八尖山,許多十八尖山走山的人看到她都會說她好棒喔,九十歲還能走得那麼好,也說我很難得都陪著母親走,其實何嚐不是母親陪我,讓我能好命與母親相伴走十八尖山運動。

我很愛旅行,常去旅行,有些旅行旅途太長就沒帶她前往,她也從不抱怨,她十分知足常樂,帶她去旅遊,她都十分配合,而且玩得盡興,她到過美國、日本、韓國、新加坡、馬來西亞、香港等地。只有帶他去日本多次後,她說,日本去多次,換個地方。

母親就是這樣能夠為人著想的人,因此帶她去旅行,非常愉快,她以前坐車都會頭暈,我帶著她走,吃了暈車藥也不頭暈了,在日本、美國迪斯耐樂園都玩得不亦樂乎。也沒有頭暈的現象。

後來大陸開放,母親在大陸有個妹妹以及大陸還有父親的親戚等,我也帶著母親回大陸完成她的心願等。

 

由於自己仍在上班,有空都會帶著她到處走走,如與記者朋友一起去台灣各地風景區,還有帶著大陸同學去台灣各地等等。她都十分喜愛。因此我們倆在台灣各處都留有足跡。

母親除了去年底至今年體力較差外,身體狀況都還好,有體力跟著我到處走,我們就是這樣相伴而行,度過許多美好的日子及回憶。

2001年母親參加基督教,由於他們的聚會就在社區,母親參與後,即與弟兄姐妹們經常聚會,其中有王老師、何師母等就經常來與我母親早上唸詩經等、我母親也感到十分充實。這些弟兄姐妹也給我母親許多恩典,讓她晚年有著喜悅與平安,在此說聲謝謝。

母親您現在卸下一生的勞苦,遠離病痛,回到天家,但您還是活在我們心裡,我與弟弟們等家人都會好好的活下去,您放心與安心。妳是我們永遠的媽媽,我愛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