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1年7月18日 星期一

我再次擔任大陸交換生接待家庭

        11年前國立清華大學,在諾貝爾獎得主李政道院士的協助之下
,創風氣之先,與北京大學、蘇州大學、復旦大學、蘭州大學、與
北京清華大學開啟暑期學生的交流。國立清華大學與這些學校在暑
期中推選學生,到對方的學校進行暑期專題研究,除了學術之交流
外,也進行了深度的文化交流。此活動吸引了大陸參與學校中最優
秀的學生參與。
        我在三年前參與大陸交換學生的接待家庭,我擔任接待家庭中
由於接觸都是北京及清華大學的同學,因此他們都是在大陸來自各
省的優秀同學,與他們交談,發現他們非常有想法,以及對自己的
未來都有所規畫,讓我有感對台灣學生未來的競爭威脅甚大,不由
得為台灣學生耽心。
當然不可否認交換的大學學生都是頂尖的學生,有些還是大陸
各縣市的狀元考上的同學,他們的資質都很好。他們首次來台也是
充滿著好奇。
我這次又接了一位清華大學及一位北京大學同學,都是讀理工
科的,他們大部分都是在畢業後接著申請美國學校繼續深造,而後
返回祖國服務。
他們對理工學科的知識非常喜愛,首次來台看到都很不一樣,
即以在大陸交換生與接待家庭相見歡中,新竹市長許明財特抽空前
來致詞,但許市長來時大家都在用餐,他們就感到在此民主社會中
才能看到能這麼隨意及親和的市長,這是他們首次感受到的。
        他們也對台灣的便利性等,不管是要購物等都能夠在很短距離
即可以購物都感到十分便利,因此他們對於小城市又不擁擠,非常
喜愛。
        雖然他們來到台灣不到一星期卻看到與他們自己國家許多不同
之處,有值得學習。其實現兩岸交流頻繁,台灣值得對岸學習之處
真的也不少,我們吸引他們的就是我們多元化的文化與生活。
       台灣能夠有今天的成就,也是所有人努力的成果,民主成果走
到現在雖然時間不長,還在跌跌撞撞中找尋,但是民主仍需再往前
走,不過希望有多些政治人物帶領,而不是政客口水戰,削減國力

2011年7月11日 星期一

昨晚坐了恐佈的灰狗車

    最近幾年來都不喜歡開車,大部分都搭乘建明灰狗車台北新竹往返,一方面可在車上休息,另一方面也不用為找停車位而煩惱,由於我去處以建明灰狗車最方便。不料昨(10)日晚上搭的灰狗車,司機開車異常,好像在打瞌睡,讓我坐在車上感到十分恐佈,真有個衝動想下車,但在高速公路上下車又怎麼辦呢?
    與我有同感的還有一位年輕人,他也跑下司機台問了一下司機,為什麼會開車如此慢,他同時告訴我司機在睡覺,真是恐怖,高速公路上開著大車,打瞌睡發生車禍,該怎麼辦?
    其實車禍發生,除了酒駕開快車外,打瞌睡也是十分恐佈,建明客運公司真的應注意司機的情況,若是太疲勞要調整,不要任憑司機發生這種打瞌睡之事,造成車禍,再來後悔就來不及了。
    生命誠可貴,在可防意外下傷命,真是十分怨。對於操持司機行業者,許多人生命掌握在您手中,還是要小心謹慎為要,不要將別人的命隨便犧生,自己不想活,也不要拉人去墊背。
    我其實以往只信任公家單位的車輛及司機,必竟管理較有制度,私人單位司機及車輛確實較疏於管理,司機穿著等都較差,昨天的司機竟然也是穿著不整齊,還打瞌睡,真是恐怖,該公司若不再加以嚴格管理,不是我阻咒,遲早會出事的。

生日首次在五峰山上渡過真好

    今年生日原本低調過,卻在好友邀約下到五峰山上人家看星星、吸取原始森林的芬多精,真是很不錯。不過上山下山都是我最痛苦之事,頭暈難過。但還是值得。
    我一直對山上喜愛又害怕,喜愛是山上的清新空氣,讓人很舒暢,害怕是每每坐車上山都有晕眩情形,有些不舒服。
    今年生日心情不一樣,也就對生日興緻缺缺,不過好朋友們卻認為就乘此去山上透透氣,我也在盛情難却下,帶著母親山上,與好友們在山上看星星及吸取原始森林的芬多精。
    生日宴由好友們賣菜上山自己煮,別有風味。好友同時將在十年前的生日宴影片也帶至山上重新播放,真是感觸良多,一來嘆時間過得太快,二來有感無法再重頭來。人生只能往前走,永遠也無法再回頭了。
    我一向不做後悔之事,最近好像有感自己做了後悔之事,不過我仍然感到無限欣慰,自己對得起自己及他人。人生起起伏伏,也沒有什麼。反而有感一路走來,有許多貴人相助,無限感謝。
    這次在鵝公髻山走一段路後就聞到人參味及甜味,此種森林的味道,還真是好聞,在平地的山上是聞不到的,讓自己感到十分舒暢,真是有說不出的愛上它。
不是這次到原始森林走一趟,還不知有這麼甜美的香味,值得一遊。
    我們沒有住山上人家,也無法住,早就客滿了,羅姐說,目前到九月底都沒有房間,生意好到令人羡,其實也是他們在此經營十年的成果。不過人多,對他們而言很好,對遊客而言卻不好,太多人讓人有感心煩,人人都想在假日到山上一遊比平地清新涼快,因此一部一部車到達海拔1200公尺高的山上。山上都是人,可以說人山人海。
    雖然低調過生日,但也過得十分快樂的生日,同時難忘的生日,再度感謝我的好朋友,一路走來都有妳們的陪伴,讓我過得十分充實。

2011年7月6日 星期三

楊台鴻的「貧民實驗室」在新竹市出發

每個人都有夢想,雖不竟相同,但大部分都朝著自己想要去做的發展。曾採訪台灣大學醫學工程研究所所長楊台鴻,在台大能夠在高分子領域中發揮所長,不管在教學及研究上都有相當成就。同時在最近更讓他有感研究除了為有錢人在幹細胞組織工程研究外,更應為一般民眾研究以高分子材料用於醫療方面,因此樂稱其實驗室為「貧民實驗室」。

他已在新竹市,與市府教育處合作,將衛教工作由國小開始紮根了,一學年下來,他在新竹市29所小學中推廣衛教工作已有小小成果,目前國中等都想推展。

新竹市是全國首創推動在國小進行教導學童正確的創傷護理,目前學童都知傷口照護的四個基本步驟:沖、擦、敷、看,先從認識沖洗清除傷口上附著的泥沙異物和細菌的重要性,進而了解保溼傷口癒合的關鍵,以生活化的口語教導孩子們的傷口護理知識。經由傷口沖洗,降低感染化膿的危害風險,同時在照護癒合的過程中經由校護及老師們的陪同及察看,讓父母與孩子都能夠感到安心。最後藉由教導小孩正確的創傷護理,在成長的過程中學會照顧好自己,當長大也能應用這正確的傷口護理來照顧別人。

楊所長說,他是因市長許明財的寶貝計畫認為在各國小推動正確的創傷護理很重要,因此在許市長的支持下,他也利用自己空閒時,親自帶醫工所團隊到各校去推動,學校師生都相當歡迎,目前新竹縣知悉也想推動,將在明年時再著手。

楊所長表示,在國小進行教導學童正確的創傷護理,應用先進的溼潤療法主要有四個優點:加速傷口癒合、減少疤痕發生、降低感染風險、減輕疼痛產生。

楊台鴻所長與台大真是結緣很深,從高中畢業踏入台大就讀後,就一直在台大化工系完成大學、碩士與博士學位,隨即進入台大醫工中心服務,民國87年改制為醫學工程學研究所至今,這種深緣套句篤信基督教的楊所長而言,即是神的安排,讓他感受最深,且認為在目前的健保制度的不足下,及一般民眾對於醫療知識相當有限,再加上他也受了兩年前獲諾貝爾獎印度「貧民銀行」的影響等,決定應為一般民眾在醫療材料照顧上多著墨,讓一般民眾能獲得多些照顧。


他就舉例說,他的專長高分子薄膜、醫用高分子及高分子材料分析等,即可以高分子研究做許多成品,讓患者能夠使用,獲得較好醫療照顧,例如以醫學統計日本有一億二千多萬人口,台灣二千三百萬人口,兩個國家患有糖尿病比例差不多,約5%6%之間,但截肢率台灣卻是日本的十多倍,原因雖然很多,但最基本的是糖尿病患傷口需要照顧得當才不致發生潰瘍、截肢等情形,而傷口如何照顧?我們從小到大在政府所編的教科書著墨甚少,其所獲得的常識(非正確的知識)多半來自媽媽,加上離開醫院後健保並不補助病患所需之敷材(目前都是自行付費),因此病患需自行處理其傷口,由於敷材進口居多,在價格昂貴下,民眾就捨不得買,結果自行以沙布、五花八門或不積極的方式處理,而糖尿病患傷口原本就不易好,結果處理不當更糟,最後造成截肢的命運

楊所長提出其實糖尿病患傷口的敷布製造並不難,若我們能製造出來,且業者能夠生產,糖尿病患傷口的敷布自然成本減少,患者都能使用,則造成截肢現象即可大減。

楊所長對健保不健全,由糖尿病患中也可以看出,如目前糖尿病患傷口的敷布,健保不給付,但是截肢後及復健,則健保又可以給付,似乎有鼓勵截肢一樣。健保局則認為傷口處理不當,並非直接造成截肢因素,因此敷布不給付。

其實這些無奈的情形真是很多,在這種情況下,對於一般民眾在醫療資源缺乏下,惟有讓民眾對於自身的保健應能照顧好,才不易發生重大的傷害。
還有就是「造口」的照顧,也就是開刀肛門手術切除後,無肛門需要一個「造口」處理,該「造口」也需要有一塊敷布,而此敷布進口價一千元,用過後即無法再使用,這種消耗更花費大,且不舒服,若能製造出可以重覆使用等,對這些患者而言,都是福音。

以他高分子材料研究做出這些產品並不很難,現需要業者能夠配合生產,他也在積極尋找業者中,當然有些業者對於這種利潤不高,也不願做,不過也有業者願意參與。類似這種的研究,都積極展開處理中。

楊所長認為這種能夠照顧更多一般民眾的,他認為做得更有意義,因此常與學生說,以後我們的實驗室可以變為「貧民研究室」,為更多的普羅大眾服務。

他強調,他的團隊都願為基礎的醫療知識奉獻,因此若有機會,都願將這些正確的基礎醫療知識分享給大家,讓民眾都能在正確處理基本醫療的方式下,保障大家的健康。

楊所長認為基礎的醫療知識,民眾能具備,就不致於造成大傷害時,需要花大錢治療,不是也相對的節省醫療資源。

楊所長在一、二十年的研究中,讓他深深體會到研究的方向在追求更頂尖的同時,應為更多人的服務研究發展才更有價值與意義,此方向也是他追求的目標。

2011年7月1日 星期五

國安密帳案前總統李登輝起訴

前總統李登輝因國安密帳案起訴,繼前總統陳水扁服刑後又一位總統起訴,真不知是幸與不幸,身為中華民國高高在上的總統,竟涉及貪污罪嫌起訴,確實讓民眾感到錯愕。難怪民眾都認為為官者都是一樣,大官大貪,小官小貪,令人不解怎會是這樣?
根據起訴書,李登輝與台綜院創辦人劉泰英為協助台綜院儘速籌得購置院舍資金,87年間與殷宗文謀議藉由向不知有國安密帳的外交部索回「鞏案」墊款,再將款項以洗錢方式挪供台綜院使用。
殷宗文因而從879月起,指示部屬向外交部索討「鞏案」墊款,殷在882月接任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後,多次在國安會議後,向時任外交部長的胡志強催促,歸還國安局墊款。李登輝也透過時任總統府祕書室主任的蘇志誠多次向胡催討,胡志強於是指示外交部交付款項給國安局。
國安局收到外交部返款後,已調任國安會祕書長的殷宗文為免不法挪用款項遭人發覺,乃轉知李登輝的指示給原國安局部屬,不得將鞏案經費列為移交及報告新任國安局長丁渝洲。事後國安局由當時承辦人劉冠軍(已潛逃遭通緝),將鞏案餘款兌換成美金旅支與現鈔,裝在水果禮盒內,再轉交給劉泰英。
國安密帳案91年間遭媒體揭露後,接手的國安局官員查帳,才發現外交部返還的款項無帳無據,並已流至台綜院使用。殷宗文、劉泰英等人赴「鴻禧山莊」與李登輝密議補正程序。
起訴書指出,殷宗文原本請李登輝以補辦公文方式,應付國安局查帳,但李登輝拒絕,指示以撰寫報告、備忘錄等文件代替即可,並由劉泰英與殷宗文等人在備忘錄簽名。
由起訴書中看到國安密帳真是密帳,竟然可以乾坤大挪移至台綜院,令人十分不解。而此也是目前在服刑中的陳水扁前總統所控訴的,李前總統有「民主先生」之稱,且自認以和平方式將政權轉移至陳前總統手中,認為是他的得意傑作,他一定始料未及控訴他的人,竟是陳水扁。
88歲的李前總統想想一定十分嘔,怎會如此,已將走到人生盡頭,卻出現這樣的污點。而且是他栽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