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4年3月24日 星期一

反服貿太陽花學潮變調了


 反服貿太陽花學潮在318日夜襲立法院後至今衝入行政院即變調了,這種場景好像才剛由泰國發生,現卻出現在台灣台北,令人十分遺憾。

 

其實我對此次學潮學生的反服貿提出他們的看法等,我可以認同,也說明年經人對國家的重大事情的關注,因此明知領導者都是民進黨的支持者居多,但對他們的一些訴求,也都能理解及認同,不過23日晚帶頭衝入行政院,這種行徑就難令人理解。

 

    23日晚帶頭衝入行政院,由電視畫面看真是如暴民的行徑,口中喊著和平,行徑卻是暴力,這種行為真是口是心非,再這樣放任下去,暴力事件必然不斷。最可恥之事不是學生,而是那些幕後者。

 

    反服貿太陽花學潮在319日夜襲立法院,看到帶領學生的林飛帆、陳為廷等每個人都是講得頭頭是道,而且他們最早訴求也都很能讓人認同,獲得海內外學生等支持。我當時對此也認同,讓學生們表達自己意見等都很好。說明年輕人對自己國家重大之事也關注。

 

    不過學生的要求,在最初時即十分矛盾,要求服貿案要逐條審,接著又要將服貿完全退回,既然退回就不用逐條審?行政院院長江宜樺到現場說明無功而返,學生就是一致要求與馬英九總統對話,開始的行政程序正義訴求要求一條條審議到最後完全反服貿等,根本雙方意見就是南轅北轍,差距太大。

 

    結果,馬英九記者會所說,同學們完全不認同,說明雙方根本沒有焦集,這樣是無法達到共識的。其實看到學生領袖林飛帆有天自說壓力大到自己都哽咽,我還為他心疼,可是當時我想,他們到底知道自己走到那一歩為止嗎?還是以且戰且走,若是後者真的是他們難以控制場面。群眾運動不是能喊停即停的,擦槍走火之事常有之。

 

    現在不是驗証了嗎?學生單純在群眾運動中表達後,就要想到下一步如何走?而不是讓有心人牽著鼻子走,最後傷害最大還是學生自己,那些影武者這樣利用學生,可恥。

 

2014年3月17日 星期一

參加一位小老弟的婚禮


    316日參加一位小老弟阿甘的婚禮,他的婚禮在W飯店舉行,他與子雅結婚由籌備至婚宴完成,在各種細節中都可以看到他倆人的用心與認真,我看在眼裡都充滿無限感動,阿甘真的如願娶到美嬌娘,而且對他將很有幫助的另一半。祝福此對新人長長久久,幸福滿滿。

 

    我認識阿甘也有10餘年,當時在新竹市政府服務時因業務而認識,阿甘是一個很上進的青年,認識他時,他還很嫩,但他都很認真學習,我可以感受到他的不斷認真學習,而且也看到他的成長。

 

    在成長過程中,他也面臨自己組公司等,公司也由合夥而到獨資,他都能一一面對問題解決成長,而且充滿著信心。在此期間他曾面臨失去母親之痛,可是也更激勵他往前行。

 

    當然他的感情世界也很豐富,他畢竟是一個感性的人,不過他還是屬於外貿協會會員,喜歡美女,這也是人之常情,更何況他所接觸都是以美為媒介,最終他還真的找到一個美女即是他現在的終身伴侶。

 

    他要結婚我在去年就知道了,今年一月他與子雅一同親送帖子給我時,看到他的帖子,真的與眾不同,有他們的想法與用心,從喜帖打開的臘封到精心設計帖子,都可以看到他們的真心與用心。

 

    昨天中午去參加婚宴時,W飯店我首次去,不過一去就上八樓,其他也沒有仔細觀察,在八樓中可以看到喜宴前有一個甜點時間,即可看出婚宴前的佈置,以及甜點、調酒等使用。W飯店提供的甜點擺設都很有質感,相信一定是高規格價格。

 

    進入婚宴,只有十桌席,當初阿甘也告訴我請得不多,他不願如傳統婚禮一樣,因此邀請客人以精緻為主。這點他做到了,是一個溫馨浪漫的聚會。沒有政治人物的祝福,只有新人與家人及好友的祝福,為了營造法國的浪漫氣氛,他們婚紗在法國拍攝,因此配合影片等,完全法國風,請歌者也唱法國歌曲及手風琴伴奏等,除了餐點供應是中餐外,真的很有法國風。

 

    阿甘在婚宴中,當新娘之父將新娘子交給他時,先行一個非常到位的九十鞠躬禮,感謝子雅父親,由此小動作都可以看出阿甘一定可以深得岳父母賞識。

 

    這場婚禮可以看出倆人的精心設計,以及各細節的用心,最後婚宴結束時,新娘子的哽咽感性的感謝,可以知道她的策劃自己婚禮的認真及要求完美的壓力。

 

    美麗的新娘子與帥哥阿甘,這麼認真辦此場婚禮,相信你們一定也會很認真過著未來無數日子,衷心祝福。

 

2014年3月3日 星期一

香港已成為我夢魘


香港曾是我旅遊喜愛的地方之一,這次在好友邀約乘著228假期再度前往一遊,結果在人潮擁擠及亂的情況下,讓我對香港已不再喜愛了,甚致不再想到此地方

香港我已來過多次,因自己的語言廣東話通,再加上此處購物、飲食等都是我所喜愛,每每許多人對香港印象不佳,認為香港人的現實等等,我都還是對此地方喜愛,但這次前來看到人潮的擁擠吵雜及亂等,再加上不再是購物及吃的天堂,我對香港不再留念了

香港其實真的不大,對香港政府不斷填海造地賣地很佩服,香港是個彈丸之地,卻容納700萬人口,已相當擁擠,現在回歸中國大陸,成為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

記得1997年香港回歸時,已造成一批移民潮,香港回歸後,香港民眾看到變動不大,又不少香港居民又回來了,回歸後,我也曾來過香港,可看到一些人潮及有些亂,但還可忍受,這次前來卻讓我有無法忍受之感怎麼會是這樣的亂以及人潮擁擠,就算人潮即是錢潮,我已看不到香港的繁華,卻看到香港的吵雜與亂。

已很小的空間,變得更小了,在馬路上經常可以看到甚多驚險鏡頭,這種空間即使有著各種名牌林立,都讓人難有購買慾望,不過有些店如黃金珠寶店還是許多人光顧

看到香港的高樓林立,特別是在淺水灣處高樓都在山峰間,面臨望海,其後背山,但看著這些大樓林立,雖說無地震,但也讓人看了顯得薄弱無安全感。也許香港曾為英屬地,他們的感受不同吧。

食的方面,特殊的味道仍存在,不過這些味道在台灣也具有,而台灣價廉,將會更吸引人

此趟香港行,對香港的夢幻完全消失,換來只有夢魘,對我而言,香港再也不是我要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