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5年12月29日 星期二

到底誰逼誰上梁山?


台北市長柯文哲28日晚和親民黨立委候選人黃珊珊進行「夜問」直播對談,主持人問,很多人都把從醫師變成政治人物的柯文哲當成典範,柯大呼「我也是被逼上梁山」。其實這都是藉口,到底是誰逼誰?我承認任何行業都有不公之處,但不公不代表就是可以作為踏入政壇的起點,不是嗎?

 

對柯P以素人形象踏入政壇,由於他的狂傲,只看到事情的表面即隨意發表意見,不但傷人且傷己,更重要他至今所做的施政未有任何起色。但這也是台北市民所要,那就看著辦。

 

我不反對素人參政,素人參政有其應有特色,同時反而無任何包袱,做起事來不致於捉襟見衬,可以放手去做,但素人參政也應有基本概念,而不是狂傲不拘,讓人有脅迫之感。

 

同時對參政目的要莫忘初衷,不是任由他人所左右,同時不要自我感覺獨大,若如此相信在政治上一定也難於發揮,只能站著空轉。

 

許多政治人物在選前說的一套,選後做的是另一套。選民只有待宰羔羊,任由政治人物去玩四年,直到改選後再重新洗牌,也就是所謂換人做做看。

 

民主政治即是可以在選期後有所改變,但不見得改變就一定是好的,也許有些改變是愈改愈差,不過這都是選民的選擇,我始終認為目前的選舉都出現許多錯亂,就如常言政治人物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常因當時性而決定。

 

民主政治在西方實施千年,但在台灣實施不長,約3.40年時間,不見得就適宜,我也認為西方民主政治適合西方,台灣的民主政台應找一個適宜者,否則這種換來換去的空轉更是民主政治的傷害。

 

台灣每每選舉就是在放任空轉,結果不管在經濟、內政、外交等都在停頓在彼此拉扯空轉階段。互相彼此指責與批評,甚少找出解決對策,受難者就是民眾。台灣民眾真的要有省思,不要以為會批評就好,請找出解決之道,才是上策。因此誰逼誰上梁山,大家都心知肚明。

 

 

2015年12月18日 星期五

我們的大學可靠嗎?


日前聽了香港城市科技大學校長郭位以「我們的大學可靠嗎?」演講,聆聽後讓我有很多想像空間,由日本,歐美各國及兩岸三地大學教育中,郭校長認為日本與中國在教育上相差甚遠,同時兩岸三地大學教育各有缺點,如台灣缺經費、大陸制度僵化及香港缺創新,大學教育是教研合一,但目前都是教研分開,均是形成大學教育難於完善。

 

    郭校長也提出高教的盲點與迷失,最主要都在於複雜化,簡單是複雜的極致。目前我們教育太複雜化,其實教改是失敗的,大家也看到了。大學教育因定位清楚,其實面臨少子化,早就知道,應有所應變,不是目前才來做。

 

    日本在明治維新時在教育上有所重大變革,其實中國當時也在進行教育的改革,但經歷多年後,中國教育卻落後日本教育很多,原因中國重文輕藝,在文中注重太多。他並列而言大學國際化,大家想到就是在英文上重視,其實並不盡然,語文並不重要,只要能表達了解即可,實無需多美及準確。

 

    由於中國的重文輕藝,日本則在藝方面卻不斷追求,但其文也沒有因而變得日本教育不夠好。郭校長認為大學教育是要教研合一,並非只注重教學或研發,兩者要合一重視。同時政教要分開,台灣就是糾纏不清,因此形成目前教育發展情形。

 

    郭校長認為大學教育定位要清楚,不要混淆不清,他認為香港城市科技大學定位就非常清楚。定位清楚後要發展下去十分明確。在資源有限下不要什麼都想要,結果什麼都沒有。

 

    他更強調,學位與學識合而為一,專業學識更形重要,能夠從教研合一中,讓學生能夠獲得具有的學識,不是只是學位而已。

 

    同時他也點出兩岸三地教育的缺失,也提出簡單化,簡單容易做對,複雜容易做錯,大學都有競爭,競爭排名都是具有一定宣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