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1年10月11日 星期二

悼好友 王玉英

 十月八日晚上八時多接到廷暘電話才知妳已病得十分嚴重,立即決定在九日與廷暘至台中榮總看妳,看到妳時妳沒有一點反應,我心中就有束,但是沒料到就在當天傍晚六時五十分,看著妳由抽搐而緩慢至心臟停止而辭世,當時心中真是很痛,就這樣我的好友即離我遠去。那種難過真是非筆墨所能形容。
        由於依佛教習俗人走要讓她心安放心走,當時除了流淚,根本不敢哭。廷暘及聖儀等家人在妳離去前的表現,我也覺得真是妳調教有方,他們的表現出奇的冷靜,且不斷與妳說跟著光在觀世音菩薩帶引下到西方世界,不要再為他們操心,他們已長大,請放心,妳就放心去吧。
        我看著這一幕,由衷感到妳真是有福報的人,在走之前一剎那間,妳並無太大痛苦,家人除了妳哥及侄兒外全到齊,還有台中體大同仁為妳送終,同時妳的學生和師父,請了四位出家人及信眾在妳未離塵世時即開始為妳誦經,相信妳都有感受到吧。師父也為妳開釋且送至殯儀館最後一程,同時將妳暫安厝在寶善寺,也相信妳已走到西方極樂世界沒有煩惱、憂慮、痛苦,是個充滿快樂的世界。
        妳現在是一身輕最快樂的時候吧!妳這一生真的付出太多了,該休息了。我認識妳至今,看到妳的忙祿,休息對妳是那麼奢侈,累了都不知休息,還不斷的在妳的專長領域努力。當然妳也在學校台中體育大學做到校長之職,也是妳付出的最大回報。
        去年四月妳獲自己健康出現問題,在不得已下退下公教職,但妳退下後仍然無法卸下,接下有關自己領域工作,八月底妳也是接下有關國慶之事宜會議,卻發生腦部無法平衡摔了一大跤,即住進榮總就這樣再也無法出院了。
        妳這種工作執著,真不知是好還是壞,不過這些都與無所謂了,妳在另一個世界希望妳不要太忙祿了,過個自由自在及快樂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