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1年11月9日 星期三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觀賞後感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觀賞後只能說此片在宣傳上確實發揮成效,再加上九把刀的網路小說為他打下相當大的知名度,同時正值國片起飛,因此賣座不錯。以情節而言並不特殊,以高中生為主題的國片,前有「九降風」,因此看後只能說還好。
                我也因受宣傳影響去觀賞此部電影,看後就有「九降風」電影的感覺,只不過此部影片,以高中生男女同學演變有愛情故事而已,而「九降風」則以男同學故事為主,因此雖然延伸發展性有差異,但其實主題則以高中生發展出的情節。
                 當然九把刀在網路小說的暢銷,已為他舖下很好的發展之路,再加上他與製作人柴智屏合作,宣傳上確實很強,同時目前是國片由谷底翻身起飛時,因此一時也造成風潮。
                不過不管是九把刀以及參與演員都是新人居多,能夠將角色發揮淋漓盡緻,也已很不簡單。雖然情節並不特殊,但演員們的演出賣力,確實也讓此片有看頭。
                此影片也確實鼓勵年經人追逐夢想,逐夢踏實,有更多年輕人願意為國片而努力,也是很好的現象。
                不可否認最近國片真是較有看頭,以往常停滯在某一階段,因此真是讓人想捧場都難,這幾年有更多人的共同參與,而且也有想法,國片漸有起色,希望這些熱忱能繼續,讓喜愛電影者能夠看到有水準的國片。
                我對年輕人能夠加入拍電影行列,都相當佩服,此條路也是十分艱辛,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的,有時熬幾十個年頭也熬不出個名堂,不過喜愛者不試,又那有機會,有夢最美,乘著年輕追求夢想還是有實現機會,不是嗎?
  

2011年11月7日 星期一

林書宇導演的「星空」與第一部「九降風」迴然不同

                林書宇的「星空」,真是拍出幾米那種空靈及美的感覺,看後感到台灣真美。與他第一部拍的「九降風」迴然不同,書宇的導演之路,前途看漲。
                林書宇的「星空」,藉著兩位小朋友成長缺憾中看到他們的夢及他們的星空,特別在拍攝阿里山山林中的空靜及日出、雲海的美,都在書宇掌鏡中呈現出景緻之美,不輸於其他國家。
                我有感書宇將幾米所要呈現的美與空靈都有到位,我也一直很喜歡幾米的作品,讓人有種清新的感覺。
                 我認識書宇是在他導「九降風」時,希望新竹市政府配合,當時我在市府新聞科工作,那時市長林政則請我協助配合,我就依市長所言配合,就這樣認識了書宇,再加上他在新竹長大,對他有一種親切感。
              「九降風」拍攝完成在新竹市放映時,書宇也送了我票去看,我看後只有感覺高中時期已離我太遠了,那種強烈感受與在高中或大學年經人相較有落差,大概就是代溝吧。
                不過我就認為書宇有其想法及對電影夢的渴望及表現,此部「星空」也是書宇送的票,在此再說聲謝謝,讓我去觀賞。又看到他與首部「九降風」不同的的風格。
                 我一直就很喜歡看電影,只要有好的電影,我都不會錯過,不管是外國片或國片,我都很喜歡,因此許多人在電影院都看得到我。愛看電影也了解電影事業不是那麼容易做的,好的電影不見得賣座。不過不可否認,最近國片也進歩許多,因此也掀起看國片風,但是這種第八藝術要做得好,需要多方配合,缺一都是難於圓滿。
                魏德聖的大戲「賽德克巴萊」,我也去看了,拍得是很不錯,但對此原住民的習性等真是不喜歡,殺人頭的殘忍及在樹上吊死等,都相當負面。當然也不僅是由此看該民族性,其這種行為一定有其脈絡可循。
        

2011年11月6日 星期日

我參加一個不一樣的告別追思

         2011115日我參加了不一樣的告別追思,是好友王玉英的告別追思,雖然在殯儀館舉行,但其布置高雅以花與照片處理,讓告別追思變得很不一樣,同時精心設計一些表演及橋段,讓告別追思除了感動,仍是感動,我相信妳一定看到已感無限安慰。

        我參加許多告別追思,但我喜歡教會的儀式,不那麼哭哭啼啼,但這次參加妳的告別追思,讓我看到佛教也可以做到。完全看如何去處理而已。

        由於我跟妳的熟識,因此只要提到妳的點點滴滴,我就不由自主流淚難過與不捨,此告別追思是我流淚最多一次,不過,看到妳所教導的台灣體育學院舞蹈系同學以祝禱舞表演,拉開追思的序幕,接著妳學校校長在當天台灣體育學院五十週年,馬總統也要參與,他一早到妳的告別追思會場,接著9時趕回學校,9時半即趕回追思現場,可看出妳在學校的份量與用心。前來追思者也以台灣體育學院校友、老師及學生最多。妳的付出與努力,有目共睹。

        學校參與追思的人真是最大主力,同時舞蹈系在系主任麗君帶領下由第一屆至第十六屆同學為妳獻唱及表達致意,真是令人動容。

        欣蕾家族也由妳帶的第一批人員由日及各地趕回,且由小華唸告別詞,還跪著為妳行大禮,且在牽著我的手歌曲中完成告別追思。深信妳都看到了。

        妳雖然正值最成熟時離去,讓家人及親友、學生有許多不捨,但是生命意義,不在於時間長短,在於妳所貢獻的精彩度,妳已是精彩一百。真是死而無憾。

        妳目前在西方極樂世界,是不是在逍遙自在到處去遨遊,我也衷心祝妳能在菩薩帶引下四處遨遊,過個快樂的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