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1年11月7日 星期一

林書宇導演的「星空」與第一部「九降風」迴然不同

                林書宇的「星空」,真是拍出幾米那種空靈及美的感覺,看後感到台灣真美。與他第一部拍的「九降風」迴然不同,書宇的導演之路,前途看漲。
                林書宇的「星空」,藉著兩位小朋友成長缺憾中看到他們的夢及他們的星空,特別在拍攝阿里山山林中的空靜及日出、雲海的美,都在書宇掌鏡中呈現出景緻之美,不輸於其他國家。
                我有感書宇將幾米所要呈現的美與空靈都有到位,我也一直很喜歡幾米的作品,讓人有種清新的感覺。
                 我認識書宇是在他導「九降風」時,希望新竹市政府配合,當時我在市府新聞科工作,那時市長林政則請我協助配合,我就依市長所言配合,就這樣認識了書宇,再加上他在新竹長大,對他有一種親切感。
              「九降風」拍攝完成在新竹市放映時,書宇也送了我票去看,我看後只有感覺高中時期已離我太遠了,那種強烈感受與在高中或大學年經人相較有落差,大概就是代溝吧。
                不過我就認為書宇有其想法及對電影夢的渴望及表現,此部「星空」也是書宇送的票,在此再說聲謝謝,讓我去觀賞。又看到他與首部「九降風」不同的的風格。
                 我一直就很喜歡看電影,只要有好的電影,我都不會錯過,不管是外國片或國片,我都很喜歡,因此許多人在電影院都看得到我。愛看電影也了解電影事業不是那麼容易做的,好的電影不見得賣座。不過不可否認,最近國片也進歩許多,因此也掀起看國片風,但是這種第八藝術要做得好,需要多方配合,缺一都是難於圓滿。
                魏德聖的大戲「賽德克巴萊」,我也去看了,拍得是很不錯,但對此原住民的習性等真是不喜歡,殺人頭的殘忍及在樹上吊死等,都相當負面。當然也不僅是由此看該民族性,其這種行為一定有其脈絡可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