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6年2月2日 星期二

老榮民的悲哀


行政院退輔會統計,近5年來列管逾1萬多名單身亡故榮民遺產,總價值超過51.5億元。看到此報導,感觸良多,老榮民半生戎馬,死後仍不忘國家,他們是時代悲劇的一群。

 

老榮民當初都是年輕的一代,很多還是學生參加軍隊,跟著中國國民黨政府由大陸撤退至台灣,隨著歲月的輪轉,有些在台灣結婚生子,有些則仍維持單身,就這樣過一生。

 

在大陸開放,他們就如唐朝賀知章的「回鄉偶知」詩中所言「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孩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回到他們曾朝思慕想的家鄉,結果50年的別離一切都改變了,父母都不在,兄弟姐妹有些也不在了等,回到家鄉什麼都沒有,又再度回到台灣。有些也許有一些親人在,落葉歸根留在大陸,但大部分都仍回到台灣,過著單身生活。

 

記得大陸開放時,許多榮民生平第一次搭乘飛機由香港轉機,有些榮民聽不懂英文等,航空公司說他們名字都不知,我看到此種情形,真是難過的流下淚,他們真是時代所造成悲劇的一群榮民。

 

在民主開放時代,曾被民進黨前身黨外人士曾不斷的羞辱,他們也忍辱負重過著簡單生活,也不想與人爭等,就這樣默默過日子。

 

不少老榮民省吃儉用大半輩子,將遺產捐給榮民遺孤;也有人自小文盲,逝世後將遺產捐給偏鄉助學;甚至半生戎馬,死後仍不忘國家,老兵大愛溢於言表。這群人依行政院退輔會統計政府給他們的還不如他們給國家的多。

 

他們才最有資格理直氣壯說話,而他們卻選擇不說,只是默默的付出。他們真是值得我們尊重,我們真的應給這群默默付出的老榮民一個公道,讓他們安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