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3年5月24日 星期五

大陸姨媽走了很安祥


    最近一、二年似乎身邊認識長輩及同輩漸離去,真是無限感傷,當然生老死別每個人都會經歷,但認識的人離去仍然難過與感傷。我大陸姨媽與我母親是親姐妹,比我母親小六歲,前日凌晨六時離去,523日辦告別式,昭益表哥昨晚電話告知,只能遙祝她一路好走,就如表哥所言走時安祥,也期望她到另一個世界能夠快樂。

    記得見姨媽第一面在香港,那時開放可以見面,我即安排母親與姨媽見面,在香港陳先生家中,由於剛開放,看到姨媽時感到姨媽黑與瘦,比我母親老了很多。後我與母親也有多次回到平遠家鄉,同時安排姨媽及祥和舅舅至台灣來一個月。這就是我與姨媽見面相處時間,不長都是斷斷續續。

    兩年前我與新竹市府去了惠州,姨媽與孩子們也特至我的酒店看我,當時看到姨媽比以前豐腴好看,就可以看出她目前生活得比較好,她的孫子及外孫都很不錯。

    姨媽與我之間見面不多,且電話也有限,但就是有說不出的親情,姨媽是一個非常認命的人,年輕即嫁給姨丈,但姨丈卻較花,即很早離她而去,不過她也很少埋怨,默默承受,帶著三個子女生活。

    我看到她第一次時就可以感受到她的歷經滄桑之感,她與其子女也從不會開口要求我們做什麼,反而第一次回到大陸看她時,她小女婿還請我們吃好吃的奇珍異品。

    表哥等遇到節日即會打電話向我媽及家人問好,而反而我常因藉口忙很少主動打電話。

    在五月八日晚接到昭益兒子敦裕電話說姨媽今年春節前後因咳嗽等不好,看醫生知是肺癌末期,因年歲已大放棄治療,即回到平遠家鄉。知道後真的有說不出的難過,怎會這樣,她才剛過好日子,即遭病魔。

    後來我接著打了多次電話,也聽到她虛弱之聲,心中無限感慨,結果很快她就結束生命,還好病魔對她未太磨她,這是欣慰的,同時表哥說姨媽臨走很安祥,這就是她修的。

    姨媽相信妳現在無憂無慮過得很好,妳也不要再掛心著子孫女,他們一定會在妳的保佑下,過得更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