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4年2月17日 星期一

小年夜的驚嚇


    小年夜為了購物等,學校未放假即自行請假,並與母親至市場等地購物,老母在大概在坐車累了,吃飯後即睡午覺,下午四時左右即叫醒母親,並準備做母親的拿手菜釀豆腐,母親將絞肉稍作處理後上廁所至餐廳,竟發現她出現無意識狀態,且有翻白眼,當時確實讓我驚嚇,後經喊她,才吐口氣醒來回房休息。

    雖然我們也知道母親年事已高,該做準備,但一剎那的來臨仍然是有感驚嚇與不捨等,畢竟是相處最親近的人,總希望她還能在身邊,因此這個年都在提心吊膽下而過。

    看到她的體力差及累,本也想到是否應為她再找個人在旁協助等等,還是希望她能夠再與我們在一起多些時間,因而仍然如往昔帶她到十八尖山走走,累了就讓她睡。由於重聽。她也變得少話了。同時帶著她出外吃飯等。她就只顧著自己吃。甚少說話。

    這都是老化象徵,我都看在眼裡,同時她的記憶也在退化中,不過雖然如此,我已非常感謝上蒼及我母親

我母親是一個很溫和的人,她雖然沒有讀什麼書,但她卻是一個賢妻與良母,照顧我們無微不至,父親在世時,她也是以先生與子女為主,很少為她自己

    我從她的身上看到婦德,也看到母親的偉大,她對子女也無所求,只要子女好及健康,因此我們在很自由環境中成長,我做任何事,她也很少過問。

    她說話都是緩和且輕聲細語,幾乎沒有大聲過,她一生跟著父親開始,軍人家庭由剛開始父親每月90元過活,她也是省吃儉用而過,還會到工廠剪線頭,增加少許生活費用,後生活隨著父親軍職改善,她還是省吃倹用,很少將錢花在自己身上,她非常具有客家婦女的美德。

    母親的長壽與她從小勞動都有關,她喜歡走路,因此走路也是她健身的不二法門,因此我常與母親在十八尖山走,而母親也非常喜歡十八尖山,可以一邊走一邊聞到花香等。因此只要時間許可,我都會一同與她在十八尖山走。而且也讓不少走十八尖山的人羡慕。

    我希望能夠永遠都陪著母親在十八尖山走,也希望母親能夠健健康康,成為我的最大支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