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1年6月30日 星期四

新聞界蒙羞 色情酒店插股

此新聞在昨(六月二十九日)天在某週刊看到檢調偵辦台北市員警集體包庇「民生會館」色情酒店案,驚爆有媒體記者涉入,其中包括「壹週刊」、「自由時報」及「聯合報」等3大前資深媒體人,遭收押的鄒姓業者供稱,酒店的股東不僅有員警,還有媒體人士插股牟利,檢方不排除依妨害風化罪偵辦,不過遭點名記者否認涉案,懷疑遭人惡意栽贓。
看到此新聞後,雖然離開新聞界也將近十年,但還是有著同樣的感受難過,其實自己跑新聞時都有所聞,但自己卻始終不願意接受有此不名譽之事。因此在新聞界二十餘年,都自我約束自己,一定不能有此不名譽之事發生。結果一路走下來,全身而退。
其實從事新聞工作,真的交了許多好朋友,也學習到許多新知,同時比一般人更能夠接觸到不一樣層面,我非常愛此工作,當然不可否認誘惑也很多,就要看自己如何去處理。走偏了,對自己及新聞界都是種傷害。
有時也常想,為什麼有些人都會利用從事行業牟利,往往牟利的結果,看似好像不錯,但是結果都不怎樣?有時反而使自己名譽掃地。還是將自己從事行業穩重踏實做好工作,也許看起來無利,卻會贏得好名聲,名譽還是很重要。是金錢都買不到的,不是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